行瑾

专注铁吹20年,专注M黑200年。
肘子和光光是天使,霍爹和你妮是生命之光。

●主漫威,杂食党,RPS可
●每天都在M社和DC的墙头爬来爬去
●沉迷拉郎无法自拔,故cp多逆冷,洁癖请慎入

本命盾铁,此外还吃:叉冬/超蝠/铁蝠/杜铁/Dylan×Daniel/Batham(即蝙蝠侠×哥谭)
均可拆,但除铁蝠外不逆!不逆!不逆!

【叉冬】万圣节到底是哪天?(无责任小短篇)

一定要今天发才带感,顺便看一下有没有和吧唧一样以为今天应该过万圣节的人

——————————————————————————

朗姆洛走进房间时正好看见他饲养……保管的武器正堂而皇之地躺在他的床上,堂而皇之地盖着他的被子,堂而皇之地以一个幼儿园小朋友看到妈妈的眼神盯着他。

他走过去想把那只冬兵揪起来,却被猝不及防伸进衣服里的铁手臂冻得一个哆嗦。朗姆洛恼火地瞪着冬兵,然后发现对方正在傻笑——那种恶作剧得逞的傻笑。

“我要吃糖。”他说。

“他们把你冻成智障儿童了吗?”朗姆洛没好气地骂道。

“今天是万圣节。”冬兵用认真的语气回答。

“昨天才是万圣节。”朗姆洛指着日历,“今天都十一月一号了!”他昨天给冬兵准备的糖果和巧克力都没用上。

“可是,日历上写的是今天。”冬兵委屈巴巴地反驳。

“是的,但没有人会在十一月一号过万圣节!你听到的关于万圣节的一切都应该发生在昨天晚上。所以,别跟我要糖!”

“……不给糖就捣乱。”冬兵坚定地说。

“老子已经够烦了你还他妈的捣哪门子乱!”朗姆洛咬牙切齿地把冬兵的头发揉成麦芽糖状。

“我不捣乱你得给我糖。”冬兵不屈不挠。

“士兵,”朗姆洛严肃起来,“你已经胖成酒心巧克力了。”

冬兵委屈,但是冬兵不说……才怪,他说了。

“好吧。”朗姆洛安慰性地把早就准备好的巧克力塞进他嘴里,“记得锻炼。”

冬兵当然没有。

——————
彩蛋:

“我要是没跟你要糖你打算把那些巧克力怎么办?”
“……我自己吃了不行吗!”

【End】

【盾铁】他们都不是MCU(多宇宙)迟来的生贺

由于前段时间的挖墙角,得到了给 @奶酪君-我是寒衣的heartmate 太太送生贺的机会,作为一只咸鱼简直激动到原地爆炸!(所以我就晚了(划掉)

写得好OOC啊……打滚_(:зゝ∠)_可能会不好吃,跪求太太不嫌弃QwQ

●616铁的对话中有一部分选自官方漫画

——————————————————————————

手机响了。

Steve发现自己的手机响了。

身在瓦坎达的美国队长Steve发现自己近日来视若珍宝的那个手机响了。

身在瓦坎达的满脸胡茬面容憔悴的美国队长Steve发现自己近日来视若珍宝的全世界只有两部同款的特制黑色手机响了。

Steve条件反射地拿起电话,却在按下接听键前犹豫了:他想象不出是什么危机才能让那个人这么快就给他打电话。当他终于反应过来现在不适合想这个的时候,电话已经挂断了。

Steve立刻打回去,可是只传来了忙音。

绝大多数情况下未知的危险比已知的不测令人担心得多,尤其那个人还是你所关心的人时。所以为自己的反应迟钝而自责的Steve在第二天相同时间接到电话时前所未有地激动。

可电话里说话的却不是他等的那个人。差不多的声线,一模一样的语气,似曾相识的内容……他差点就相信Tony只是感冒导致嗓子哑了。

但是他明白不是的。他听见对方说,“Cap!我这里好像有点……小麻烦。你可能得来一趟,Steve。”

Tony是不会说这种话的——也许之前确实会,但现在是不可能的。他可能都……不会再叫他Steve了。但是电话号码只有Tony有的事实却又逼着他相信那人的身份。

“Tony?”终于他试探着叫了这个名字。

“是我……怎么了,Steve?”困惑的声音传来,“等一下,我先想办法把那家伙抓住扔回立方……好了,Thor代劳了。”

“你说Thor?”Steve一愣,“是指阿斯加德的雷神吗?他在你那里?”

“呃,当然。怎么了,Steve?昨天他到地球的时候你不是在场吗?对了,你声音好像有点怪怪的……”

“你是Tony吗?”Steve犹豫了一下问,“钢铁侠Tony Stark?”

“当然,Cap。”Tony狐疑地答道,“把你从冰里刨出来的那个Tony Stark。”

“把我从冰里刨出来?我记得明明是神盾局……”

“神盾局?”Tony由于诧异略微提高了音量,“我们是在Loki来地球的时候找到的你,你忘了吗?我、Thor、黄蜂女,还有Hank。就我们几个,没有神盾局的人。”

“Loki不是在我解冻以后才出现在地球的吗?”Steve忍不住说。

“等等,”一个可能性击中了Tony的大脑,“你等等,我换个通讯方式联系一个人。我怀疑你可能不是我的那个Cap。”

Steve皱着眉等那两分钟的沉默走完。

“好了,”良久,Tony的声音重新响起,“你真的不是我的Steve。”

“什么意思?”难道世界上还有很多个美国队长吗?

“是这样的,”Tony耐心地解释道,“根据我的一些研究,平行宇宙很可能是存在的。而我的电话大概莫名其妙打到了平行宇宙去……”

“所以我们是身处平行宇宙?”Steve想起自己曾经听说过类似言论,从自己的Tony那里。

“是的,Cap。”另一个宇宙的Tony说,“嗯……管别人叫Cap还真是有点奇怪。”

Steve从这句话里隐约察觉到了什么,但他没有深究。他只是问了问他们那里复仇者的情况,得到了“Earth's Mightiest Heroes”的回答后又问了前一天的电话是否是对方打来的。这次他得到了否定的答案。

挂断电话的Steve有点忐忑,他不确定之前那个电话到底是不是来自自己宇宙那个Tony的求助。他又一次回拨,当然又是只有忙音。

第三天,Steve干脆早早坐在了手机前,等着今天也许会出现的电话。

“Steve!”这一次对面竟然是一个孩子的声音,“如果老师让……啊……该死,我不该找你的。”

“什么事?”他尽量提高声调说。

“就是那个家长签字……算了没事,Steve你就继续锻炼吧我挂了——”对方有点慌乱地回答。

Steve的表情严肃起来,他干脆在电话里给那个年轻版本的Tony讲了二十分钟的“天才是由99%的汗水和1%的灵感组成的”。他不由自主地想象如果是自己宇宙的Tony会是什么反应,然后不由自主地想象如果自己没有被冰封而是陪伴了Tony的高中时代……

“啊……我知道了……对了,你今天晚上有空吗?”Steve的想象被这句猝不及防地话打断了。

“什么?”他愣了一下。那个Tony可是个高中生啊!“我……不是你的Steve。”他憋出了这么一句,然后挂掉了电话。

Steve以为自己能承受一切了,可下一天的通话内容还是让他猝不及防。

“Steve!”对面一个女声欢快地说,“我要告诉你一个好消息……我怀孕了!”

……What?

Steve觉得自己四倍转速的大脑短路了。“您是……?”他小心地问。

“你老婆啊。”她莫名其妙地说,“Natasha Stark,哦,两个月前变成Rogers了。”

Steve咽了口唾沫,给她讲了讲平行宇宙的事。

“这样啊……”Natasha很快接受了这个设定,“好吧,那我怀孕的事告诉你也算让你开心一下。顺带一问,你和你的Nat在一起了吗?”

“没有!”他迅速说,“他、是男人,而且我们……”

“那有什么关系?”Natasha打断了他,“放心,平行宇宙的Cap,你们早晚会在一起的。”

结束通话的Steve感觉自己需要静静。上帝不该让一个九十多岁的老人心脏收到如此打击的……

——但即便如此他还是在第五天准时接起了电话。

“喂?”对面的人没好气地说,“谁啊?

Steve还没来得及说话,那人已经用他无法理解的技术连通了视频。(是的,跨宇宙,视频。)他在视频里看到了一个身穿盔甲的人,但那机甲却是银白色的。

对方端详了他两秒:“不认识,挂了。”然后就真的挂了电话。

留下Steve一个人风中凌乱。

此后美国队长依然以每天一个的频率接电话,也以每天一个的频率回拨。接到的无一例外都来自其他宇宙,拨出的无一例外都是忙音。

在那些成功接通的跨宇宙通讯里,他认识了很多不同的Tony。

“今天晚上你过来吗?嗯,必须过来,不许去见别的omega。”

“警长,我做了一个通讯装置,想试一试,你听得见吗?就叫它电话怎么样?警长?说话呀?…………算了。你没有电话号码的……就算有也听不见了。”

“Cap啊,老师打电话过来说Peter好像又逃课了,你去看看吧。”

“Tsum!Tsum!”

“喵?Steve汪是你吗?Steve汪?我是Tony喵啊。”

Steve(几乎)每天都过得很幸福。

直到……

“其实,Cap,我曾经想在内战开始之前就结束它的,只是我没能做到。”

于是Steve明白他们也发生内战了。他有点想挂断电话,但是又不知道为什么舍不得挂断。

“这是我的错。我早该把一切前因后果都对你们和盘托出的,但是我没有。”那个Tony继续说,“如果我能早和你谈谈……也许不会有这么多无辜的人受伤,你也不会……死去。”他的声音听起来很痛苦。

Steve愣住了。那个宇宙的自己……死了吗?

“我不想伤害你们任何一个人,但我知道我肯定会被迫选择这条路。”他咬着牙说,“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将来很多人会死……无辜的人。如果我不起这个头的话,还能是谁呢?必须得是我,只有我是合适的。因为我很清楚你肯定会反对这个法案,而复仇者里只有我能和你抗衡。我知道自己必须去做什么,无论它是不是对的我都得这么做。因为如果我不这么做的话,要怎么纠正群众对我们的错误态度?”

“……”Steve沉默着,有点想念自己的Tony了。

“你把一切都想得太理想了,但世界上是有很多意外的。这就是你为什么不能从我的角度看问题,我的观点是建立在超级英雄会犯错的前提下的——事实上,我们已经犯过不少错了。决断上的错误,甚至战略上的错误。我们每个人都有严重的缺点。我的自大和酗酒,Thor的一根筋和迟钝,Banner的难以控制,Barnes内心的恐惧,Clint甚至只是凡人……其实你也是。”

“我们都是。”他补充。

“你的行事其实也有挺多不对的地方,在事情变得困难乃至于脱离掌控的时候,你的行动方式从来都是拿出盾牌去战斗,而并不在意这是否会令事情更糟。就像这次,事实上,内战只会坚定官员们限制我们的决心,因为他们发现当我们做出他们不希望发生的事情时,仅凭几个士兵根本制止不了。你希望自由,这没错,但超级英雄需要负责任,Rogers。没人能制约我们的时候,我们就得制约我们自己。”

Steve开始反思了。他曾经无数次想过导致两个人思想差异的原因,但知道现在他才拥有了一个较为完整清晰的答案。

“我知道思想分歧一定会导致争执,但我从没想过会是以战争的方式!当它真正发生的时候,我又阻止不了……”那个Tony深吸一口气,“而你,你怎么就死了呢?该死的……Steve……”

“这不值得。”

Steve用难以名状的心情结束了这次通话,平复了一下心情,然后立刻回拨。

这一次,电话通了。

“喂?”电话里传来的是自己那个Tony熟悉的、无所谓的声音,“这里是earth-199999,打错请自行挂断。”

“这次没有。”Steve说,“没有打错。不会再打错了。”

【完】

50fo点梗ღ( ´・ᴗ・` )

如图。天要臣点,臣不得不点……再加上突然发现这是我产粮第50天,正好50fo……双喜临门干脆点个梗吧(这么草率的吗

谢谢大家一直以来的支持,让我这只咸鱼在有生之年看到了50fo(๑´∀`๑)由于不知道还能不能有下一次点梗了,所以……

无上限点梗,点多少写多少!(只要别没人理我QwQ)

可选cp:盾铁、叉冬、Dylan×Daniel、超蝠、蝙蝠铁、锤基、贱虫、Batham,以及任何种类的拉郎。
当我说“任何”,是真的任何,像蝙蝠车×蝙蝠镖这种东西也没问题。只要我熟悉原著就可以。

顺序嘛……自带梗的优先,我喜欢的cp优先,其余按时间顺序。字数……随缘。点梗截止到……下周日吧。

请一定一定一定要理我啊_(:зゝ∠)_

【盾铁】纸条(光光生日快乐呀!)

@怀光 光光我对不起你……我实在太沉迷捅刀了请不要打我_(:зゝ∠)_……不过最后还是甜回来了所以差不多算是一个合格的生贺吧(喂!

本来想止步在1900原因你懂的,结果写着写着就……刹不住车了……

另外感觉没有写出告白狂魔的感觉,而且最近状态极其不好,写得诡异到极致,简直超乎想象的不好吃……都是我的锅QAQ

总之,祝光光生日快乐!

——————————————————————————————

Stark家的男人生来瞩目。

如果你问Tony Stark这个,他会告诉你这是事实,因为他从学生时代开始就被不同肤色国籍年龄身份性别的仰慕者从各种渠道传来的纸条包围。

一开始他还会耐心地在背面写上劝对方死心的话,后来烦了就干脆不再搭理。终于有一次,在前桌传来一张跨越两个街区的出自一个名字超过五个音节的意大利籍外校学妹的告白纸条后,他再也忍不了了。

“纸条传情……真老土。她们不嫌浪费纸吗?”他扔掉它的时候说,“我这辈子也不可能喜欢一个给我送情书表白的人。”

“那可不一定,”Rhodes不以为然,“总有一个女孩会用情书把你追到手。”

年轻的Tony耸耸肩:“不可能的,你就等着瞧吧。”

事实证明Rhodes说对了一半——作为上个世纪出生的老古董,Tony未来的伴侣格外偏爱情书。在未来的几年里,他不厌其烦地给了Tony无数张纸条。

因为它们会含蓄却又激烈地,带着他所有的爱和想念,从他笔下变成一串文字,闯进他想送给的人的眼睛。把他炽热到发烫的,所有想要告诉对方的东西,所有想要传达给对方的情绪,弱化弱化再弱化,弱化到不会烫手的温度,或者强化强化再强化,强化到可以透过它窥见他的心,然后一字不差地交给那个人。也许只是在那颗心里变成一点萤火,也许会开成满天烟花。

第一张纸条是直截了当的告白。

对Steve来说的直截了当,对Tony来说的废话连篇——开玩笑,他还能拒绝一个金发大胸的美国甜心吗?

但是Tony没有立刻作出回应。因为很久以前,他泡到的那些年轻女孩都是立刻就答应了他的。而那些来之过易的恋情都不长久。(某不愿透露姓名的智能管家透露,其实是因为当时它的主人吓呆了。)

第二张是对于告白的补充说明。

它的全文可以概括成一句话:“Tony是世界上最好的人”,来自十分钟后没有收到回应的急不可耐的Steve。嗯,美国队长总是很有耐心。

Tony讨厌纸条传情,所以他马上就答应了。

才没有很开心呢。

第三张纸条只是突发奇想。

一次漫长的吻之后,Steve拿出纸,照着Tony胸前的钢铁之心画了一个反应堆,用漂亮的字写了句“Tony Stark has a heart.”

Tony接过笔,在反应堆里画了个星盾。“With a shield in it.”

Steve没等那个“t”写完就又吻了上去。

第四张到第九张是表达担忧。

鉴于某个超级天才一直对自己的健康乃至生命兴致缺缺,废寝忘食工作这种事几乎是常态。最要命的是,在Steve进去叫了他一次后,他再也不让自己的男朋友进工作室了——是的,Bruce可以进,Natasha可以进,连Clint都可以进,但就是Steve不能进。他甚至贴出了美国队长与外星人不得入内的告示,当然后来被Thor撕了。

担心Tony却没办法提醒对方注意健康的Steve想出了一个主意。他写了一堆字条,到吃饭时间就扔一张进去,同时在里面表达强烈的担忧和抗议。

这办法看起来不错,至少每次Steve这么干的时候都能很快得到一个不情不愿但还是乖乖出来的Tony。

第十张、第十一张、第十五张,和第十八张是停战协议。

在他们的无数次争吵中,总有一些是无法自然调和的。那些时候,Steve几乎每次都是先妥协的一个。

经过几天的冷静和思考,一张经过深思熟虑甚至可能打过草稿的纸条要比容易激怒对方的语言合适得多。无数次经验证明纸条总是有用的,各种情况下。

第十二张纸条是迫不得已。

斯塔克工业的总裁在参加酒会时被绑架的消息传出来时,美国队长绝对是最担心的人之一。他亲自伪装成看守,为Tony递进了一张纸条,提示他配合自己。但其实这完全是不必要的,因为Tony在看见他的第一眼就知道该怎么做了。

Steve在有些时候的观察能力有点差强人意,例如这次,他就没有看到Tony偷偷把那张纸条塞进兜里。——当然……也或许他其实看到了?

Tony对于纸条的收集是从第十四张开始的。

他把第三张纸条上的星盾和反应堆图案印在了盒子上,里面是从最初那次开始收集至今的每一张纸条,装着Steve对他所有的爱。

作为上个世纪出生的老古董,Captain Steve Rogers格外偏爱情书。在一起的几年里,他不厌其烦地给了Tony无数张纸条,无一例外地得到了回应。Steve几乎用纸条来做一切。告白、道歉、和好、解释、表达思念……纸条总是很有用。

Tony读着一张张纸条,回忆着他们一起经历的那些事。然后他发现也许Steve已经在不知不觉中改变了自己,至少他不再排斥那古老的传递爱情的方式,也不再拒绝别人的关心。

……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总有些东西是不会改变的。

就像很久以前Tony坐在Steve的房间里看他画画一样,现在他依然坐在这里,假装所有人都还在。

假装他不是一个人。

他面无表情地把那张来自瓦坎达的写着“Tony”的信撕掉,放进一个印着星盾和反应堆的盒子里。

里面是从最初那次开始收集至今的每一张纸条,装着Steve对他所有的爱……现在看来也或许有恨。

他淡定地合上盖子,然后把盒子从斯塔克大厦的窗户里扔了下去。

没有锁紧的盒盖证明了那颗饱受折磨的血肉之心也许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样平静。纸条从缝隙里一张张钻出来,撒了满天。

像西伯利亚的大雪纷飞。

……………………

“Tony,有快递。”Rhodes推门走进来。

刚刚收到一份不太令人愉悦快递的Tony现在对这种东西没什么好感,但他还是出去取了。

然后他就看到了一张熟悉的脸。

“Tony,”那个“快递员”不安地说,“我……捡到了一个盒子……我觉得应该给你送回来。”

Tony眯了眯眼睛。他本来应该说“你不是应该在瓦坎达吗?”可是他没有。他只是安静地接过了那个刚刚被自己从楼上扔下去的盒子,然后安静地打开它。

空的。纸条已经掉光了。

“对不起,Tony。”他说,“是我的错,我太冲动了。我还有机会道歉的对吗?我还有机会写新的纸条给你对吗?”乔装的Steve小心翼翼地把一张刚刚写出的纸条放进Tony手里的盒子里。

上面只有一行字,“陪安东尼度过漫长岁月”。

“别指望我会原谅你。”Tony撇撇嘴说。但他还是抱住了那个盒子。

纸条已经掉光了。但是那又怎么样呢?

总有些东西是不会改变的。

就像很久以前Steve站在Tony面前递给他一张告白字条一样,现在他依然站在这里,递给他漫长的承诺。

纸条确实很有用,但让它变得真正有用的,是爱情。

—————————————

梗来自一个敲棒的画手太太,企鹅号1917490710,微博@RainL_Kiii,欢迎勾搭~

当我在搜土豪的时候看到另一个土豪
我的心是炸裂的【躺平
一定要打tag
给你们看了开心一下
我蝙蝠铁不亡
_(:зゝ∠)_

无法自拔地爱上一对cp但是它处于冷圈的感觉,大概和千辛万苦赶到食堂却发现已经没饭了的感受差不多吧……舍不得走出食堂,但是又饿……到底为什么NYSM这么冷QAQ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特别想写叉冬……特别,特别想写……
通通五赞就写!五赞你买不了吃亏!五赞你买不了上当!每五赞一篇,从第一个开始顺序往下。边缘写手就是这么自信(˘•ω•˘)ง

产粮一个月纪念+30fo感恩💕

9月11号也就是上个月的今天,第一次在lof发文,到现在一共31粉,平均每天一个。

谢谢一直陪着我的你们,谢谢你们的每一个点赞和推荐。

但是,我真的不是太太啊!

我会默默窥屏,一遍遍刷新然后一遍遍看你们的红心蓝手和评论。我会被你们细水长流的关注和点赞感动,我会被突如其来的满屏红心吓到,我会为你们的表白和打call开心到质壁分离。我会惊喜那些突如其来,也会记得那些细水长流。

请继续爱我,然后,别怀疑我爱你们每个人。🌹

【复联】石头剪刀布(《1920》卡文的成果)一发完

内含cp:盾铁、绿寡、叉冬、幻红、贱虫

●灵感来自一个说烂了的小故事。
●不知道外国人知不知道这个故事,就当他们知道吧
●复联就像一盒巧克力,你永远不知道萌的那对是糖还是刀。
●Now begin……

——————————————————————————————

这是一个没有反派的午后。

复联众们一如既往地无所事事。叼着小甜饼的鹰眼正在刷Twitter,钢铁侠拿着pad不知在看什么,队长手里是一本多年前极为风靡的书,班纳博士由于昨天的实验而缺乏睡眠现在正在补觉,黑寡妇无聊至极开始涂指甲油,冬兵在吃他今天的第五顿饭,幻视作为那些食物的制作者正在寻求反馈,女巫在尝试用能力同时托起房间里的所有东西,小蜘蛛嘴角带着笑不知道在给谁发短信。

这是一个大家都回来了的午后。

虽然关系不再如往常那样好,但毕竟大家都回来了。

“嘿!”Clint突然一拍大腿,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注意力。大家都抬起头来,等待着他接下来要说的话。

“我在网上看到了一个有意思的故事,”他嚼着小甜饼吐字不清地说,“有个杀人魔绑架了一对情侣,让他们以石头剪刀布决定生死。情侣商量着决定一起出石头一起死去,但最后那个男的还是死了:因为男的出了布女的出了剪刀。”

“Hum,无聊的故事。”Tony下结论。

“重点不是这个——”Clint把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很多人都在下面评论自己的选择。你们就不想选一下吗?”

没有人理他。

这就很尴尬了。

“不给力啊你们!”Clint差点拍案而起。他为了快速修复内战后复仇者之间的情感裂痕都以单身狗之身问这个问题了,这是怎样的大无畏精神!这是怎样的牺牲意识!多感动纽约啊!

“那我先说吧,”Peter扔下手机给他捧场,“我的话,肯定会出布的。毕竟deadpool是那种情况……”

虽然没有什么参考价值,但他的积极回应显然成功打开了话题。“明智的选择。”Natasha评论道。她已经把目光从手指上挪开,转移到了熟睡的Bruce身上。

“我会出石头。”她说。

黑寡妇从来都会做出最正确的决定,但这次女特工不想多思考。她决定按照商量好的来,剩下的留给身边的人来选择。

仿佛能察觉到女朋友的眼神,Bruce在Natasha的注视里突然醒了过来,恰好对上她的眼睛。两人对视了几秒,然后博士主动移开了目光。

“你们在聊什么?”他问。

“没有什么‘我们’。”Tony纠正道,“只有睡衣宝宝和Nat。”他看了看抱怨被忽略的Clint:“好吧,还有肥啾。”然后忽略掉了对方的不满。(“肥啾是什么鬼!”鹰眼侠悲愤地喊道。)

最后纽约人民包括复仇者的好邻居Peter Parker把那个短故事又给Bruce讲了一遍。

“当然是剪刀。”Bruce想都没想就说。“Nat活着显然比我活着是更好的结果,任何意义上。——何况我还不一定死得了呢,我自己都做不到的事很难想象别人能。”

不去看在Natasha面前开启孔雀模式的博士,Clint表示小甜饼还是比狗粮好吃。

“抱歉我不能理解。”Vision终于忍不住发言,“为什么我们会被劫匪抓住?这是不可能的。”

“假设,只是个假设。”还不太熟悉这个同伴的Peter说。

“我对于假设的理解能力一向都不太好。”Vision转过头向女巫寻求帮助。

“你不用理解。”Wanda拉住他的手,“你只需要知道,如果真的发生这种事出石头就行了。”而她会出剪刀。

Vision点点头表示明白。

看着这些新朋友的互动,Bucky不由自主地开始想象Rumlow会怎么选。

大概他会选择出布吧,毕竟交叉骨看上去不是那种会牺牲自己的人。哦,但剪刀似乎也不是没有可能,因为在自己作为冬兵断断续续醒来的那些时间里,Rumlow不止一次为他挡过子弹。“你是九头蛇的资产,万一出什么差错我会被骂得很惨。”在那过后他总是会这么说。可是这个理由实在太差劲了——在被骂和被子弹打中之间没有人会选择后者的。而他自己,他会出石头。不,Rumlow让他出什么他就出什么。武器总是会听管理员的话的……

然后他才突然想起,那个人已经死了。

Bucky握住那只金属拳头,好像那样就能抓住某人的生命一样。

失忆有时候是件挺幸福的事,可惜Rumlow总是在每一次洗脑之后不遗余力地让他记起来自己。久而久之地他再也不会忘记那个人了,无论面对电击、死亡,或者别的什么。

“那Stark呢?Cap?”Clint知道如果这两个人不消除芥蒂那其他人再怎么融洽都没用。要知道内战之后他们别说上床了连吻都没接过啊!

Tony和Steve对视了一会,似乎都在犹豫要不要开口。

“布。”终于,Tony抢在前面说。

立刻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连Clint都停下了咀嚼的动作。Bucky从哀伤中抬起头来,担忧地看着儿时挚友。意外的是对方本人似乎并不生气。

“因为,”Tony不慌不忙地解释,“我知道Cap一定会出剪刀。”

“那你还真猜错了。”Steve板着脸说,“我会出石头。

所有人才松了一口气又顿时提了起来。

“因为你老土地想跟我同生共死?”Tony撇着嘴说。

“因为我知道你会出布。”美国队长绷不住了,终于笑起来。

一个久违的吻落在钢铁侠唇间。

彩蛋1:
当天晚上,Clint担心的所有问题都解决了。以最简单粗暴的方式。
Clint表示很忧伤。
“我就不该担心你们的感情问题!”
他这么说着,愤而离开了斯塔克大厦。

彩蛋2:
在那天晚上把鹰眼逼走的人之中没有女巫和Vision。
第一个原因是生殖隔离。
第二个原因是Vision从来不知道墙在哪。

彩蛋3:
那天Bucky梦见了Rumlow。
他在梦里愤怒地爆了一堆粗口,几乎刷新了冬兵对于骂人的认识。
最后他说:“我想了想居然发现自己该死的会出剪刀……但是听着小子,这他妈绝对不是因为你。九头蛇的资产可不能出什么差错。”

【完】